迷谷于米穀

想在大森林里寻找能游过太平洋的木筏:D
【这里是堆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的、像仓库一样的地方】

弹奏者与聆听者

小巷里面,有一架很旧的钢琴。

琴漆早就掉得看不出原色来。琴脚有好几条裂纹。

有一个老人家每天弹这架钢琴。

钢琴比他还要老,两个老骨头相依为命在幽暗的小巷里。

老旧的钢琴却总是能发出很美妙的音乐来。

偶尔街上经过一两个人,有听见乐声的,但是不会走进去找,更不会探究是谁在那种根本不会有人观赏的地方日复一日地弹奏。


老人的手指苍老瘦削,指腹上结了茧。身躯不高,但背总是挺得很直。

他似乎一生都在弹琴。


童年的时候,

他曾经被逼着不停练习。

直到有一天,在弹琴的时候,

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男孩。

男孩的脸非常苍白,躲在琴背后,朝他怯懦地笑了一下。

他吓了一大跳。


之后每次,当他坐在钢琴前,按下第一个音符的时候,那个男孩就会悄悄地出现,专注地听完他偶尔断断续续,偶尔流畅动听的音乐。

男孩伴随着琴声出现,也同琴声的结束隐匿。


两个孩子成为了好朋友。

他永远不能像同龄的男孩一样,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出门,到巨大的操场上踢球。

他只能每天弹钢琴。

而那个男孩子,好像从来没有别的事情做,也没有别的地方要去。

他就那样一直待在他旁边,闭著眼睛,很高兴的样子,认真地听。


然后渐渐地,对他来说

这件事情变得不再可怕。

弹钢琴这件事情。

原来能把整个房间照亮。

原来能让他忍不住和那个面颊苍白的男孩一起欢笑。

原来能把孤独驱逐到非常非常远。

 

但是有一天男孩不见了。

他翻来覆去围着钢琴寻找,怎么也找不到。

他很沮丧地坐在琴椅上,书翻到昨天最后弹到的一章里。


安魂曲。


这是很多年之后,他才明白的事情。

那个男孩早就死了。

只不过在途中被自己幼稚难听的琴声拉了过去,又勉强停留了一段时间而已。


但是,说不定,如果有一天。

那个男孩会再次听到琴声,然后回到他的身边来。

他就是抱着这样的希望,一个人弹了整整一生的钢琴,在就算死去了也需要两周以后才会被发现的地方。


弹奏最后一首圣母颂的时候,

男孩来了。他好像又回到了少年时候。很轻松地就能跳起来。手指灵活非凡。

男孩拉着他往有很多光的地方跑去。

他很多年没有这样快乐地说话,大笑。捏着男孩的手,好像永远也不用再放开。


他欣喜地,满足地想。

终于等到了。


fin.

评论

© 迷谷于米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