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谷于米穀

想在大森林里寻找能游过太平洋的木筏:D
【这里是堆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的、像仓库一样的地方】

2017-05-17
听到

“Night along”

“Night along”

的重复觉得好戳

但是看歌词又发现

其实是

“I'm not alone”

“I'm not alone ”

#这就是听力考前夜的人#

但是明明Night along 更好啊,大写的不服。


2016-06-27

距离明天还有一小时七分钟的时候

很困,眼睛干涩。对面在干活。

图书馆的黑抹抹的落地窗外面,是暗黄的路灯,偶尔过来过去一辆小汽车。

这个时候,也只能听听中川爷爷的曲子了

本来应该是下午听的

一个阳光,草野和微风的专辑。

2016-06-05

”一首很好的动画插曲,能随时将你带回那时的所有情感当中。“

仿佛有黑夜里的雪,悄悄融化,在寒意的土地里绽放纯白色的花。觉得有些凉,心底渗着悲伤,却被那雪地上的光鼓舞起来。握紧了,就是暖如羊绒的又逐渐强烈的心意。

作为动画《No.6》的片尾曲,它和作品本身完美契合。歌手Aimer的嗓音其实褒贬不一。初听觉得有些不习惯

“在永无止境的夜晚 我的愿望只有一个 

为没有星星的天空点亮耀眼的光。”

——为了在你与我再会的路上,有漫天灿烂的星光,不至于迷失方向。


2016-03-20

那是淙淙的流水声,又或许是踏过铺满落叶的湿润土地上的轻细响声。旅人背着行囊缓缓行走,穿过树林,山野。一边行走寻觅,一边唱着歌。寻找似乎无尽头,而行人脚下,光河正在静静流淌。当温暖的旋律与嗓音在耳边环绕,听者已经只身走进森林中去,被满目的绿意包围了。

“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, ten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.”

2015-11-25

雪山的故事

  芙休生在遥远的雪山。

  山里白雪皑皑,像银白色的软毯伏在山脊山尖。

  阳光总是难以透过灰色的云雾照射进来。

  听说是某种封印造成了这种漫无止境的阴天。


  芙休其实很喜欢下雪,下雪的时候可以打雪仗,堆雪人,玩雪球,重要的是可以不上课,和老师玩上一整天。这真是偷懒的最佳理由。


  伊萨作为芙休的老师显然不够及格。他在身边的时候,芙休总是忍不住施加不多不少的捉弄。或者在两人一起到雪野讨伐怪物的时候,口无遮...

2015-08-07

弹奏者与聆听者

小巷里面,有一架很旧的钢琴。

琴漆早就掉得看不出原色来。琴脚有好几条裂纹。

有一个老人家每天弹这架钢琴。

钢琴比他还要老,两个老骨头相依为命在幽暗的小巷里。

老旧的钢琴却总是能发出很美妙的音乐来。

偶尔街上经过一两个人,有听见乐声的,但是不会走进去找,更不会探究是谁在那种根本不会有人观赏的地方日复一日地弹奏。


老人的手指苍老瘦削,指腹上结了茧。身躯不高,但背总是挺得很直。

他似乎一生都在弹琴。


童年的时候,

他曾经被逼着不停练习。

直到有一天,在弹琴的时候,

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男孩。

男孩的脸非常苍白,躲在琴背后,朝他怯懦地笑了一下。

他吓了一大跳。...


2015-08-07

梦开始的夏天

红砖白瓦的村落。

约好再见的小叶榕下

埋了门牙的黄泥土上

拈着永不凋谢的窗花旁

你说过的蛐蛐儿丛。

我说过的野花儿地。

杜鹃开着花,黄鹂鸣翠柳。

太阳光柔柔地披在身上,

沾了一些白云的香气。


走到田埂上吧,

走到天边上吧,

走到过去的远方,

走到偷偷在屋前放着烟花的夜晚。


一捆草艾,一对冰糕,

一顶帽子,一轨鞋印,

一季蝉鸣,一堂夏幽。


画下那盏纸灯吧,

画下那只萤火虫吧,

画下那卷芭蕉叶,

画下贴着柴灰的大锅旁那碗油油的青菜面。


两只葵扇,两行笑音。

两个西瓜一样圆圆的娃娃头,

两个时辰,两条米鱼,

两百幕梁山伯与...

2015-08-07
1 / 2

© 迷谷于米穀 | Powered by LOFTER